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蝶變傳奇——中車株洲所六十年發展紀實

一座小鎮,用她六十年的滄桑演繹振興高端裝備使命的傳奇。

三代群體,用她六十年的傳承編織踐行國企改革創新的風華。

60年前,起步于株洲田心的株洲所,稟賦發展和提升中國鐵路電氣化事業的責任和擔當,自荒蕪中崛起,在風雨中歷練。

35年前,伴隨改革開放的陣陣春雷,株洲所從波瀾壯闊的偉大變革中汲取能量,以一往無前的勇氣邁出科研院所改革求變的鏗鏘步伐。

27年前,沐浴在“南巡講話”的春風中,株洲所自求突破,高擎實業大旗,揚帆市場藍海,搏擊經濟浪潮,開啟了科技成果產業化與產業科技化的循環攀升。

11年前,乘借高速和重載的強勁東風,株洲所抓住機遇,全方位、多領域、深層次推進變革發展,推動產業巨輪邁向百億、雙百億、三百億的階梯式跨越。

進入新時代,在建設交通強國、科技強國、制造強國的使命感召下,株洲所再一次出發,以突破自我、超越自我的決心和勇氣,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天地。

……

變革,從來都是不易的!

穿越時光,回首來路,株洲所的六十年,是這個民族復興征程的光和影,是這個國家偉大事業的思與行,在與大時代的同頻共振中,我們在歷史既定的航向中劈波斬浪,勇往前進,抒寫了時代賦予株洲所壯美的詩篇,上演了一個屬于全體株洲所人的蝶變傳奇。

株洲所總部大樓

▲株洲所總部大樓

初創:篳路藍縷,負笈追夢

初夏的田心,綠意盎然,生機勃發。往返如織的車流,繁忙有序的車間,步履匆匆的人群,交匯成一曲激蕩的工業交響曲。

這是一片地圖上難覓蹤跡的地方,卻培育了中車株機、中車株洲所、中車株洲電機三家軌道交通優質企業,孕育了中國軌道交通電氣化之夢,成就了株洲“中國電力機車搖籃”的盛名。中國第一臺電力機車、中國第一臺交流傳動電力機車、中國第一臺高速動車組、中國第一臺磁懸浮機車、全球首列超級電容低地板有軌電車、全球首款智軌電車等“明星”產品均誕生于此。

“國家之強始于交通之強,交通順則百業興。”80多年前,開拓者們在這里打下第一根樁基時,就賦予了這片土地一個神圣的使命——交通強國。

歷史的最終抉擇,往往都經過時代洪流的洗禮。在硝煙彌漫、戰火肆虐的苦難年代,交通強國的夢想被遏制,只能蟄伏在蒸汽機車修理車間。直到新中國成立后,才迎來夢想的起航。

根植于使命沃土,得益于優質地理,受命于時代之需。1959年6月5日,在鐵道部一紙“部令”下,以株洲廠為依托,株洲所正式宣告誕生,由此翻開了中國電力機車研制的新篇章。

“剛來的時候,沒人知道這個地方,連塊牌子都找不到。”已經80多歲高齡的資深專家柯以諾,是株洲所首批電力機車專業大學生之一。在柯老的記憶中,初建的株洲所真可謂家徒四壁,與理想中的科研院所大相徑庭。

沒有獨立的辦公樓,沒有像樣的試驗設備,也沒有足夠技術經驗,在一窮二白的條件下,新生的株洲所在短短半年時間里,完成了組織機構、技術隊伍的初建,迅速投入到國產機車研制中。

風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

32名懷揣報國之志的創業者,憑著一腔熱血,在使命的感召下,從五湖四海匯集至此。在歷經大躍進、蘇聯專家撤離、“文革”十年浩劫等一系列苦難磨礪中,他們從那座破舊的磚房里起步,一路披荊斬棘、負笈追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

1958年12月28日,株洲所首批創業者參與的國產第一臺電力機車6Y1型1號車問世,拉開了我國電力機車發展的序幕;

1960年4月5日,在成立不到一年時間里,株洲所聯合株機廠研制出6Y1型2號車,奠定了其在國產電力機車研制領域的地位;

1962年5月,株洲所第一個試驗基地建立,電力機車零部件改進設計、新車試制試驗邁入全新階段。

1962年6月,1100多平方米的甲級樓竣工,株洲所有人員無場地的局面得以改變,科研人員終于有了自己的家。

“蘇聯專家撤走之后,把所有的資料都帶走了,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咬緊牙關一步一步堅持了下來,這個過程是非常不容易的。”曾擔任過株洲所副所長的黃濟榮,對往事記憶猶新,感慨萬千。

早期的6Y1型電力機車參照原型是蘇聯的H60,該型車本身存在設計缺陷,使得6Y1型機車生來就帶有“硬傷”。1962年10月,鐵道部決定成立專門的技術服務小組,重點解決牽引電動機、引燃管整流器和調壓開關等“三大件”在實際運行中的問題,由時任株洲所副總工程師的蔣之驥掛帥。

所有的磨礪,都是為日后的榮光奠基。對于稚嫩的株洲所科研隊伍來說,承擔攻克國產電力機車關鍵技術的重擔,這是何等榮耀,又是何等的不易!

不服輸、不認輸,不等不靠,自主鉆研。株洲所的創業者們,用汗水不斷刷新成績單。

1964年9月,株洲所研制成功QKT1—2D型調壓開關,取代原有調壓開關。

1966年11月,文革前夕,株洲所的科研專家采用當時世界最先進技術硅半導體整流裝置代替引燃管整流裝置,在6Y1型4號車試運成功,開啟了國產電力機車的電力電子時代。

1967年12月,株洲所研制成功ZQ650牽引電動機,為解決牽引電機打下良好基礎。

“電力機車‘三大件’的改造,對株洲所的發展至關重要。”柯以諾說,這不但錘煉了科研隊伍,凝聚了自主創新能力,也為國產電力機車核心技術體系奠定了堅實基礎。

從1958年到1978年20年中,株洲所先后參與了韶1到韶3系列電力機車設計項目,自主研發了包括晶閘管、牽引電機、調壓開關、電阻制動等近60項重大科研成果,攻克電力機車、內燃機車、地鐵車輛等多種軌道交通制式車輛核心技術難題,開拓出我國鐵路電氣化自主創新的歷史新征程。

60年來,扎根于田心的株洲所,在千錘百煉中不斷壯大,當年寥寥數十人的小研究所,在歷經一甲子風雨洗禮后,已長成為百億級規模的“龐然大物”。但,變的是體量,不變的是經過一代又一代株所人傳承和發揚的創業初心。今天,一支囊括了工程院院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資深專家,和博士、碩士在內的6000余人的科研隊伍,依舊沿著先輩們的足跡,朝著他們夢想企及的科技高峰不斷攀登。

株洲所自主首創的智軌電車(3)

▲株洲所自主首創的智軌電車

轉折:革故鼎新,踏歌前行

田心茅塘坳,“鐵道部電力機車研究所”的門樓掩映在一片翠綠中,穿過帶有濃郁時代印記的門樓,一座大型的不銹鋼雕塑出現在眼前,雕塑高3.5米,長7米,兩端延伸出細長的鋼條,一端指向大地,一端直指云霄。

在外人眼中,這僅僅是一座普通的雕塑,但對株洲所人來說,這是一個企業的精神圖騰,是融入血液的文化因子,也是株洲所改革求變的象征,它的名字叫——“時代與運動”。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剛經歷“十年浩劫”的華夏大地,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逐漸恢復生機。時代大潮來臨,株洲所卻陷入了困局。

科研吃“大鍋飯”,經費靠“吃皇糧”,待遇不如“賣鹽蛋”,人才“孔雀東南飛”,面對諸多的問題,株洲所的決策者們意識到,危機已然來臨,歷史潮流的席卷下,無人能獨善其身。

在時代的重要拐點,破與立,不是簡單的辯證關系,而是決定命運的抉擇。

“我們研究了方案,就是全部取消事業費。”已是耄耋之年的丁愛國,談及當年的抉擇,眼中依然閃爍著光芒。35年前,正是這個被人稱作“丁大膽”的所長,主持了那場“自斷皇糧”的重大改革。

“當時改革一步到位,是需要很大魄力的,因為全國鐵路系統沒有先例可以參照。”曾與丁愛國搭班子的廖勤生說,改革之初,內部反對聲一片,但團結的班子,最終凝聚起了改革的磅礴之力。

局面的逆轉,始于1984年。打破事業“鐵飯碗”、打破干部“鐵交椅”、打破分配“大鍋飯”,打破人才“鐵框框”,不要國家事業撥款,實行科研有償合同,自己組織生產,自己銷售產品,一場科技體制改革轟轟烈烈開展起來。

1984年8月,鐵道部批準株洲所由事業費開支改為有償合同制的改革試點,成為鐵道部下屬四個研究所中,唯一一個100%取消事業費的科研院所。

1985年,為加速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株洲所貸款75萬美元,從香港全套引進印制板生產設備,建立印制板全自動生產線。

1986年,鐵道部將株洲所列入全路工程系列專業職稱改革試點單位,機構職稱改革極大激發了科研人員的熱情。

體制松綁后的株洲所,瞄準市場前沿,精準科研立項,加速推進科研成果的商品化轉換。

“當時國內的內燃機車大都采用機械制動,在長度比較長的下坡路段閘瓦容易磨損,制動效果并不理想。我們研發了更穩定可靠的電阻制動技術,受到市場的廣泛歡迎,第一年就賺了800萬元。”丁愛國說,第一桶金的獲得極大鼓舞了科研人員,也讓株洲所找到了一條“科研——生產——效益”良性循環發展之路。

1984年至1992年,株洲所科研成果95%以上應用于生產,銷售總額從714萬元增長到8140萬元,增長超過11倍,利潤連翻6番。時任國家科委主任的宋健前來調研時,看到株洲所改革帶來的脫胎換骨變化,提筆寫下了“永做科技長入經濟的火車頭”的深情寄語。

改革只有起點,沒有終點。

進入90年代,在鄧小平“南巡講話”的鼓舞下,株洲所改革朝著縱深發展,全面推進市場化運營發展,轉變整體機制。

1992年,“時代集團”應運而生,一系列實體子企業紛紛建立,“科工貿”一體化科技先導型企業集團雛形漸成。

2000年以后,全國鐵路體制改革提上日程,株洲所正式從事業型科研院所向科技先導型企業轉型。

此后十余年,改革成為株洲所常態,激發出無窮動力,更顯示出前所未有的活力。2011年,株洲所銷售收入突破百億大關,并在四年內實現三級跳。截至2018年,株洲所已形成四大產業板塊,旗下擁有十大業務主體,培育出兩家百億級上市企業,產品覆蓋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銷售規模突破340億元,位列中車一級子公司前茅。

無論是最初“自斷皇糧”走“科工貿一體化”發展,還是后來“同心多元、資本運作、海外并購”之路,無論是當年的探索前行,還是今天的闊步向前,株洲所的改革之路,從來都是不懼挑戰,久久為功。正因為如此,在經歷中國科研院所改革大潮后,許多在改革之初,信心滿滿、甚至一度光芒四射的院所,被大浪淘沙,黯然退出歷史舞臺,而株洲所卻始終保持前行的姿態,勇于直面風險考驗,持續搏擊在改革的滔天巨浪中。

株洲所研制的JJC型接觸網作業車

▲株洲所研制的JJC型接觸網作業車

跨越:風正揚帆,潮平岸闊

“追求、超越、創新”,株洲所總部大樓前的石碑上,鐫刻著六個金色大字。這是株洲所實現進階發展的密碼,也是持續改革之路的終極秘訣。

回顧株洲所60年的發展,就是一部追求發展、自主創新、超越期待的奮斗史,而科技創新則是貫穿這部史詩始終的主線。

上個世紀70年代末,在經歷近二十年磨礪和積淀后,株洲所將目光瞄準世界前沿技術,以交流傳動為特點的機車牽引新技術進入視野。

“當時,交流傳動牽引系統是個新鮮事物,但國外公司很早就開始研究,并已經商業運營了,株洲所也很早就意識到這項先進技術,在‘文革’結束后就開始研究了。”黃濟榮說,敏銳的嗅覺,為株洲所開啟了一扇通往交流傳動時代的大門。

實干興邦,行動是最好的開始。

研究交流同步調速系統,試制大功率變流器、同步電機,完成20千瓦異步電機系統研究,通過300千瓦交直交試驗系統成果鑒定……一系列基礎研發項目的推進,成為株洲所進軍交流傳動的“橋頭堡”。

1989年3月,株洲所交流傳動研究室成立,陸續承擔包括“電力機車三相交流傳動800—1000千瓦機組地面系統試驗”、“4000千瓦交直交傳動電力機車“等多個國家、省部級重大課題,交流傳動技術的研究進入了“攻堅期”。

“做交流傳動系統電機電壓試驗的時候,經常發生器件燒壞,燒得我后來手都有點發抖。”中國工程院院士、株洲所首席科學家丁榮軍當年親歷了這一艱難過程,燒壞的電路板堆積如山,對于當時只有幾百萬利潤的株洲所來說,這無疑是“燒錢”。

在短期效益與長期發展的權衡中,株洲所決策層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者,“燒壞了不要緊,科研沒有不失敗的,繼續干!”

能力,在淬火磨礪中不斷升華;視野,在奮勇攀登中不斷拓寬;格局,在風雨洗禮中不斷放大。

苦戰七年,1996年,我國第一臺交流傳動原型電力機車AC4000誕生,國產電力機車傳動發展史迎來一個新的里程碑,一個新的時代到來了!

此后,從鐵道部“十年轉換計劃”到“跨越式發展”,交流傳動技術的應用不斷提速加碼。“春城”號、“藍箭”、“先鋒”號、“奧星”、“中原之星”、“中華之星”陸續登臺,國產交流傳動動車組舞臺群英薈萃,競速大戲大幕開啟,為中國高鐵時代的到來,吹響了陣陣號角。

這是一場與風競速,陸地飛行的賽跑。

2004年,我國鐵路裝備事業邁入新階段,國務院確定了“引進先進技術、聯合設計生產、打造中國品牌”的戰略部署。

此時的株洲所,經過近40年的潛心攻關,逐步建立了完全自主牽引電傳動系統的技術能力和技術標準,使中國成為世界少數幾個成功掌握該核心技術的國家之一。在積極爭取之下,株洲所成為200公里動車組項目技術受讓方,對口承擔日本三菱電機牽引變流和網絡控制技術的引進、吸收、消化任務。

歷史證明,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株洲所面對的,是一場比拼智慧和耐力的激烈博弈。

“為了擺脫對日方的依賴,我們組織了最優秀的技術骨干,投入到這場戰役中。”丁榮軍說,根據統計,短短三年中,株洲所先后引進和消化各類技術文件1374份,各類制造圖紙50套25726張,完成了包括電子生產工藝、結構工藝、系統組裝等多項全新工藝技術的引進、掌握和創新,先后實現116種材料的國產化。

首戰終于到來,成敗在此一舉。2007年4月18日,時速200公里以上的國產動車組,在全國鐵路第六次大提速時首次閃亮登場,從此,中國有了屬于自己的高速列車。

首戰告捷,中國高鐵的輝煌時代已然來臨,井噴態勢不可逆轉。

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際高鐵開通,奏響中國高鐵時代的序曲。

2010年12月3日,裝載株洲所“機芯”的CRH380A,在京滬高鐵棗蚌段上線,高速試驗跑出486.1公里最高時速,刷新了世界鐵路運營試驗最高速。

2017年6月26日,裝載株洲所八大子系統的“復興號”在京滬線雙向首發,中國高鐵正式邁入具有中國血統的“復興號”時代。

“在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浩大和復雜工程中,株洲所搭建了一個非常好的系統設計平臺,非常好的制造和質量體系,歷練了一支非常好的人才隊伍。我們將在鐵道裝備交流傳動技術創新方面,完全、真正做到不受制于人!”丁榮軍自豪地說。

如果把技術引進比喻為“輸血”,那么自主創新則是實現“造血”。在中國高鐵引進、消化、吸收這一發展歷程中,株洲所堅持“兩條腿走路”的戰略,“一條腿”堅持做好技術引進消化吸收,“一條腿”堅持自主創新不動搖,而永磁高鐵便是代表之作。

“永磁技術代表著未來牽引方向,早在2003年,我們就組建了國內第一個永磁牽引系統研發團隊。”永磁高鐵項目負責人、株洲所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馮江華說。

3年后,國內首臺電動汽車永磁電機誕生;8年后,永磁牽引系統在地鐵首次應用;11年后,第一代高鐵永磁牽引系統裝車試驗;12年后,第二代高鐵永磁牽引系統裝車試驗;13年后,第三代高鐵永磁牽引系統裝車試驗……

2018年,永磁高鐵完成30萬公里運營考核,各項技術指標完全滿足需求。一個新的時代誕生了,中國高鐵動力技術的“永磁時代”到來了。

從直流到交流再到永磁系統,從“追趕”到“領跑”,中國速度世界矚目。

追求科技創新,永不止步。進入新時代,株洲所科技創新精彩迭現:全球首款智軌電車、全球首款智能駕駛新能源客車、智能拋磨機器人、PI膜、芳綸、SIC等尖端產品打破壟斷……從核心部件到智能整車,從常規裝備到國之重器,一系列新產品和創新科技正綻放出璀璨光華。

“你們的自主創新能力,不但為國家解決了眾多許多技術難題、提升了我國軌道交通行業整體技術水平,使我們不受制于人,更為重要的是,這些高科技成果直接產業化、市場化,參與許多涉及國計民生的重大工程,為普通老百姓帶來便捷、安全和舒適的生活。”2011年,習近平視察株洲所時,對株洲所自主創新給予了充分肯定。

近年來,株洲所每年將不低于銷售收入的8%作為科研經費,比肩世界領先企業的科研投入水平。截止2018年,株洲所已擁有9個國家級創新中心,累計申請專利8178項,其中發明專利5484項,科研課題轉化產品比例達到85%以上,專利技術實施率達到95%以上。主持和參與起草各類標準401項,自主創新成果呈現井噴態勢,達到行業領先水平。

圖為株洲所生產的風電葉片

▲圖為株洲所生產的風電葉片

蝶變:再續改革,征戰新程

走進株洲所陳列室,巨屏上的電子沙盤引人注目,從交通、能源到生態,從器件、系統到整車,全面地展示了株洲所的產業架構和產品鏈條。

高科技、智能化、國際型……每每參觀完株洲所后,來訪者總是不吝溢美之詞,各類媒體更是青睞有加,不斷刷屏來自株洲所的新聞報道。

在收獲“滿屏”贊譽的背后,是幾代株洲所人,經歷了一甲子開拓創新、奮斗拼搏交出的時代答卷。

“管理是現代的,創新是無限的,產品是高端高質的,生活是幸福的,這就是體現時代的要求。”株洲所董事長、黨委書記李東林說,對于時代的內涵,他有著自己的理解,就是時尚加現代,不甘落后,勇于追夢。

寥寥數語,卻道出了株洲所基業長青的奧秘?;厥?0年風雨歷程,每每在歷史的關鍵節點,深入株洲所人骨髓的改革熱誠,總會發揮效能,引領企業回歸發展正途。

2003年,春節剛過,一場以“危機與發展”為主題的論壇,在株洲所悄然召開。整整三天,全所黨政領導和骨干“閉門思過”。

又是一次決定命運走向的選擇,但與“自斷皇糧”和“科工貿一體化”不同,這一次株洲所并非“形勢所迫”,而是居安思危,主動而為。

一年后,“保地位,求發展”,“走好兩條鋼軌,走出兩條鋼軌”、“資產經營與資本運營相結合”系列戰略舉措應聲推行,在管理、市場、科研三條戰線同時打響。

立足軌道交通主業,利用行業核心技術進行相關領域產業化延伸,打造多元產業集群,株洲所的變革之路,旗幟鮮明的從“路內”向“路外”輻射,一場改變產業格局的“大戲”登臺上演。

2006年,風電事業部成立,株洲所正式進軍風電整機領域。2007年,時代電動成立,株洲所“整車夢”在新能源汽車領域落地開花。

十余年后,種子已然長成樹林,新能源汽車產業規模突破50億元,形成了從材料、器件、電池、系統、整機的完整產業鏈能力。風電產業在經歷嚴冬后回暖,2019年在手訂單已逾70億元,形成了風電葉片、風電整機、智能運維、綜合能源服務等多條產品線。

“同心多元”效能不斷釋放,在路外新產業領域,株洲所面向國家戰略需求,在新能源汽車、風電產業之外,陸續培育和開拓了光伏發電、工業變流、工程機械、船舶電驅、污水處理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并根據市場需求不斷進行技術升級和產業提質優化,形成了“科技產業化,產業科技化”的良性循環。目前路外新產業已成為公司經濟快速發展的又一增長極,占據銷售產值的半壁江山。

以“經營城市”理念為核心,以市場為導向,株洲所不斷調整產業布局,優化產業結構。在成熟的軌道交通領域,依據“同心多元化”發展原則,將優勢核心資源優先配置到重大項目上,集中突破核心技術瓶頸,掌握從核心元件到核心部件,再到核心系統集成的全套技術,形成完全不受制于人的核心競爭力。截至目前,株洲所的軌道交通核心系統產品裝車量達到全球第一。

與此同時,借助資本平臺力量,株洲所將目光瞄準全球。通過股權投資方式,開展海外合作,進行前瞻產業布局,實現了優質創新資源的高效獲取。早在2008年,當時并無任何海外并購經驗的株洲所時代電氣斥資近1億元,收購英國丹尼斯克斯公司75%的股權,完成了中國軌道交通裝備企業的首個海外并購項目,一舉打破了國外在關鍵技術領域的壟斷,躋身世界領先行列。

由此,也拉開了株洲所產業國際化的序幕。2011年至今,株洲所又相繼完成澳大利亞代爾克公司、英國SMD、德國E+M公司等多個海外項目。2014年,在習近平總書記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見證下,株洲所時代新材斥資2.9億歐元,一舉拿下德國BOGE。截止目前,株洲所在境外企業已達12家,擁有5個海外研發中心,產業版圖覆蓋全球30個國家和地區,海外銷售收入從2011年的不到6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80多億元,國際化指數超過24%。

數據是最好的說明。2011年,株洲所年銷售規模剛過100億,到2018年,增長到了345億元,復合增長率超過20%。“十三五”末,這一數據有望攀升至500億元,一個高科技、國際化的株洲所正在不斷壯大。

不盡狂瀾走滄海,一拳天與壓潮頭。歷史的畫卷,總是在砥礪前行中鋪展;精彩的華章,總是在接續奮斗里書寫。

60年來,從“一窮二白”到“百億航母”,從“偏安一隅”到“走向全球”,從“科研小所”到“國之重器”,株洲所的精彩蝶變不斷演繹。時代在變、地位在變、發展在變,但矢志科技強國的初心卻未變,稟賦交通強國的使命未變,產業報國的志向也未曾改變。這,便是株洲所人用無盡的芳華,在有限的青春里,給出的甲子承諾。

歷史仍在延續,傳奇繼續上演。2018年,國資委“雙百行動”試點企業名單公布,株洲所名列其中。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們希望通過雙百改革這個機會,為未來的發展、未來的騰飛,構建一個更高的平臺,為株洲所基業長青、永續輝煌鋪橋搭路。”株洲所總經理楊首一說。

與世界同軌,與時代同步,與夢想起飛。一場新的變革,即將再次來臨!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馬瑤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