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都市新聞 > 正文

藝瑤傾聽|我的博物館·我的夢

我的博物館·我的夢

口述:陳志明 整理:羅藝瑤

洪江市黔陽古城已有上千年歷史,至今仍保存著“五門、十街、十二巷”的完整格局。在城東節孝祠里,61歲的陳志明的博物館藏品超過2000件,其中的根雕作品完全由匠人根據天然樹根本來的形狀稍加雕琢而成。

回鄉開辦博物館

我叫陳志明,1958年出生于洪江市(原黔陽縣)。我自幼愛好廣泛,喜歡文體、音樂及美術。小時候,父母買回來一個開水壺,上面印著圖畫,我覺得很好看,便拿著蠟筆照著畫下來,慢慢地,我畫的畫越來越多,原本想等恢復高考后考一所美術院校,由于沒有正兒八經學過美術,這次考試落榜了。1981年,退伍回來后,我被分配到湖南省第七工程公司工作。從事的工作與我的興趣愛好沒有搭上邊。

原以為我的人生就這樣了,卻沒想到在一次工地施工中,我在工人運輸的沙石里發現了一根形狀奇特的枯枝,當時覺得它挺有意思,便將它帶回家做裝飾品,那時起我便開始走上收藏之路。

慢慢地,收藏的多物件越來越多,家里無處擺放只能堆積在倉庫里。2002年以后,我逐步退出建筑工程施工行業。再返故里,起初單純的想給收藏的物件找個展廳,總覺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后來,我將自已的興趣愛好與地方政府旅游興市的施政方略相結合,修復節孝坊,開辦博物館,實現夢想。

苦尋黔陽古城圖

十幾年前,古城外有一渡口,渡口邊有個簡易的理發店,店里有位徐師傅(徐其昌),是位聾啞人??蓜e小瞧他,他可是位“奇人”,憑記憶手工細致地畫出一幅六十年代中期黔陽古城的全貌圖(即民國乃至清代的古城原貌)。其一街一巷,每棟建筑勾畫得清清楚楚,實屬珍貴。我看到后,非常喜歡,當時我有意收藏,但徐師傅硬是不賣;后城外修防洪堤,徐師傅遷走了,其畫亦不知去向(由于我當時在長沙工作,未能及時曉知此事)。這可是極具價值的文物呀,是古城原貌的歷史資料;這樣有價值的畫不知去向,我沒有就此放棄,繼續多方打聽。終有一天,我得知徐師傅將這幅畫以10元錢賣給了一位經常在他店里理發的客人,于是我找到買畫的人,從他口中得知,此畫以800元錢轉手給了懷化一做古玩字畫的生意人,我萬分驚喜,按圖索驥,終于找到此畫。

我知道這幅畫的兩次交易價,去之前我準備了6000元現金,想著最多出6000元買到手。進門,我沒有向老板透露我是沖著徐師傅的畫而來,假裝對一些字畫真跡感興趣才到他店去尋寶。 

老板拿出幾副名畫給我欣賞,看過后我表示:“這些畫確實是名畫,可惜不是真跡。買這些字畫回去,還不如買一些不出名的畫家創作出的作品有意思。”老板一聽,立馬對我說:“果然是行家,你等著,我這有一副畫,保證你喜歡”。轉身,老板從一個不起眼的畫桶里,抽出一副畫交到我手上。我打開一看,這不就是徐師傅畫的黔陽古城。當時我心里樂開了花,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怕老板看出我的心思而抬高價錢。我故作鎮定對老板說:“這幅畫倒不錯,只是看起來有點像是兒童畫!”老板一聽我評價這幅畫為兒童畫,當時就不高興,說我不懂欣賞,他急忙向我解釋說這幅畫是明代一位先生畫的。我不想與他爭論,怕交易談崩,買不到此畫,便告訴他:“這幅畫我看中了,如果價錢合適,我就買回去收藏”。老板想了一會,開價6000元錢,我一聽還好,在我的預想之中,如果能談點價更好。我說:“老板!你給個實價,這幅畫6000元有點高。”經過討價還價,最后我于4200元買到。

雖然這幅畫轉手幾次,價格翻了幾百倍,但能收藏到它,我非常開心?;丶业穆飞?,我忍不住打開看,可又擔心把它弄壞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然后又打開看,就這樣愛不釋手?;氐郊?,我立馬請來師傅做了個畫框把它掛在博物館里,怕時間久了會泛黃,我又叫人把畫拍下來做成電子檔保存在電腦里。

意外收獲“至尊寶”

搞收藏久了也結識了不少興趣相投的朋友,有一次芷江一家收藏博物館開業,我和朋友被邀請去湊熱鬧。走進博物館,我立即被一組十八羅漢的根雕作品吸引。這套十八羅漢,創作者保留了根雕最原始的形狀巧妙結合十八羅漢原形,并根據每棵樹木的根杈特征雕刻出不同臉面的羅漢,非常形象。每個根部的紋理走勢、質感融合國畫寫意,七分天然,三分雕琢,形態各異,自成體系。羅漢臉上的表情各異雕刻的異常逼真,具有很高收藏價值及藝術價值。這組根雕讓我一見鐘情。我問老板這組十八羅漢開價多少,老板說6萬塊,雖然心里很喜歡,但我覺得價格高出我的預算太多,只能作罷。

回到家后,我仍然對這組十八羅漢念念不忘。萬萬沒想到,第二年年底,一位做根雕生意的老板來電話說,芷江那家博物館的老板有些根雕作品要轉手,讓我看看有喜歡的嗎?那段時間我心里只有那組十八羅漢,對其它都沒興趣。車來了,老板打開車門,萬萬沒想到,車里裝著我朝思暮想的十八羅漢。我一下提起精神,一邊伸出手摸每一個羅漢,一邊問老板:“這組十八羅漢,老宋咋不留著?舍得退給你?”老板嘆了口氣說:“他說最近手頭緊,又碰不到識貨的顧客,就想退還給我。”我心里暗暗竊喜,想著這十八羅漢果然跟我有緣。我轉身對老板說:“你拉過來也不容易,這十八羅漢我倒跟它有眼緣,你給個實價,我就留下了。”我與他打了多年交道,他知道我為人實在,便開了一個我能接受的價格2萬元錢。我沒有還價,直接付了錢。

我像一個孩子得到自己喜歡已久的寶貝,興奮極了,迫不及待給十八羅漢物色擺放的地方。我只想給寶貝找個好地方,于是我在博物館里走來走去,感覺擺這不合適,擺那也不行,琢磨了很久才把它們安置好。寶貝進了家,我最先想到的是與人分享,便邀請了好友來博物館觀賞,聽到他們稱贊我心里像樂開了花。

記者手記:再返故里,陳志明不忍心目睹節孝祠被長年廢棄,為繼承華夏文化,弘揚節孝傳統美德,2005年秋,他與這座建筑的所有者——黔城鎮政府簽下為期20年的租約,耗資十余萬元,歷時半載將其恢復,修繕棟宇、增葺廊廡、整理碑文、刷新匾額、重建大門,安裝排水設施,并收集實物,潛心挖掘,整理出節孝祠厚重的歷史文化,將這座節孝祠修舊如舊,保持了原來的建筑風貌,并配以諸多天然藝術品作為裝飾,呈現在世人面前,開放游覽。

陳志明中等個兒,長發飄逸,鬢降微霜,須白且長。雖年逾花甲,但言語談吐,舉手投足,無不彰顯出一位文化藝人的素養。天生愛“折騰”的他,不僅熱衷于古董收藏,且多才多藝,茶藝、廚藝,樂器(吹口琴薩克斯),繪畫,雕刻,皆精通。殊不知,陳志明還是位大孝子,他不僅悉心照料自己臥病在床的父親,還將與他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楊老師接到自己家中照料。他說:“上學時,楊老師雖沒有教過我,但他多才多藝的才華影響了我一生,是我非常欣賞的一位老師”。幾年前,陳志明得知楊老師生病臥床無人照顧,唯一的兒子遠在日本,楊老師前妻不得已將其接到常德養老院,得知楊老師想回家鄉生活,陳志明便前往常德將楊老師接到自己家中照料,老師病故后,他還為其披麻戴孝、料理后事。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馬瑤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